位置:主页 > 科创 >
音乐综艺“哑火” 等待下一个爆款
发布日期:2022-05-11 22:0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《玫瑰少年》的翻唱版本毁誉参半,反对的声音认为歌词缺失了原版的内容价值,故事的核心人物叶永志直接“消失”了;支持的声音则认为翻唱的二次创作就应该是“唱自己”。争论的声浪越来越大,《天赐的声音3》开播一个月也没激起什么水花,这次倒是因为这首歌有了些热度。

  《天赐的声音》目前坚守了三季,该节目第一季开播于2020年,节目主打流行金曲改编和专业演唱,由嘉宾两两分组进行合作竞演,从内容核心上来看,其实与以前的《歌手》没什么不一样。不知是不是为了制造看点,节目在第三季找了许多“毒舌乐评人”来撑场面,他们点评嘉宾“没有唱相”,在节目之外的话题上热闹了一番。同一时间,《为歌而赞》也来到了第二季,这档短视频平台推出的音综,其受众也瞄准短视频平台的用户。节目走的依然是老歌新唱的路线,只不过是将参演的音乐人划分成新歌和热歌两个阵营,在歌曲选择上几乎涵盖了现在短视频平台上流行的热歌,也因此能在短视频领域收获关注度。

  从去年到今年,音乐综艺依然活跃,《我们的歌》播出了三季,《蒙面唱将》即将播出第六季,《跨界歌王》播出了五季,《我们的歌》播出了三季……播得越多越久,声音却越来越小。10年前,《中国好声音》开播即巅峰,开启了国内音乐综艺的新篇章。去年,最新一季《中国好声音2021》已没了当年的辉煌,节目还是熟悉的味道,保留了标志性的“转椅盲选”赛制,努力挖掘新人,但早已缺失新鲜感。王牌综艺的境况犹如此,后起之秀更加不容乐观。这样看来,《歌手》及时宣布完结停播,未尝不是一件明智的事。

  前段时间热度稍高一些的是《中国潮音》《时光音乐会》,两档节目在形式上花了不少工夫。《时光音乐会》开启音乐慢综艺的类型,将慢综艺与音乐相结合,老中青三代歌手在梦幻的户外展开“围炉夜话”,唱起保存在时光中的经典,讲讲当年的故事,每一首老歌都好听,可除了“怀旧”也没什么亮点,这导致节目口碑不错,热度反响平平。不过,这种模式也迅速被效仿,腾讯视频的《春日民谣》、爱奇艺的《音乐野生活》也在尝试这种音乐慢综艺类型。

  跟《天赐的声音3》同一时间在播的音乐综艺还有新节目《春天花会开》《爱乐之都》,此前《闪光的乐队》也刚完结不久。新音综虽有新意,但受众更加垂直,因此热度也不算高。

  《中国潮音》将流行歌曲进行国潮曲风的改编,嘉宾在节目中玩起二次元的角色扮演,包容性极强的国风舞台和魔性旋律让舞台充满吸引力,但过多的国漫元素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受众范围。《春天花会开》主打经典民歌的改编和翻唱,歌手们在节目中演唱《鸿雁》《洞庭鱼米乡》等经典民乐。

  《爱乐之都》更加小众,节目集结32位音乐剧演员,通过重新演绎经典音乐剧片段的方式,展现演员唱跳演的综合实力。节目中,演员们重新演绎了《歌剧魅影》《妈妈咪呀》《巴黎圣母院》《摇滚莫扎特》《魔法坏女巫》《蝴》等中西方音乐剧,在一定圈层内引起反响。此前探索歌剧、音乐剧方向的还有《幻乐之城》《声入人心》,两档节目通过口碑发酵都曾引起过不小的关注。

  上一个音综爆款,可能还是2020年的《乐队的夏天2》,“五条人”确实火了一整个夏天。后来各大平台相继推出了几档关于乐队的音乐综艺,但热度与“乐夏”相比还是差了一大截,比如去年摩登天空推出的户外音乐竞演真人秀《草莓星球来的人》,开播前宣传“接棒《乐夏》”,主打推选新人,音乐包含摇滚、民谣、说唱、电子等风格,节目内容更加丰富,但从歌词编排和现场表现看,节目从选手到音乐输出表现都平平无奇,并无亮点。近期刚完结的《闪光的乐队》,虽然名字里面有“乐队”,但内容核心还是以金曲、热曲改编为主。其他关于乐队的音综还有《中国乐队》《我们的乐队》《明日之子》等节目先后播出,以不同形式探索音综出路,但播出效果并不理想。

  接下来的音乐综艺,将继续融合国风、虚拟偶像、乐队等创意,比如B站将与河南卫视再度合作,推出音乐综艺《歌万里》;湖南卫视除了《春天花会开》,还储备了《国风唱将》;与虚拟偶像结合的音综则有《虚拟唱跳Z时代》《元宇宙唱将》,新的原创音综将进一步向更细分、更垂直的方向迈进,只是下一个爆款不知道在何方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